作者:吳敏恩


蕭邦的作品都與鋼琴有關,

他的音樂內涵極其豐富且多元,

彈奏蕭邦的鋼琴曲需要精湛的技巧及深刻的情感,

而他的創作風格則根植於波蘭社會文化與歷史。

他將許多舊有的曲種加入新的創意,

使得源自巴羅克與古典時期之奏鳴曲(Sonata)

夜曲(Nocturne)、練習曲(Etude)、前奏曲(Prelude)

具有更深沉的藝術性和獨特的詩意,

他的音樂風格因此獨樹一格。


蕭邦的一生,

就時間的長度而言,只有短短的三十九年,

就音樂創作的量而言,他幾乎只創作鋼琴作品;

就生活的質而言,他從二十歲開始即被病痛纏身,與病魔掙扎直到生命終了;

然而他傾盡畢生之力所寫的鋼琴音樂,

在直至兩百年後的現在,

依舊為極富有寬度、廣度及深度的優秀作品。


 一、家庭背景 

蕭邦(Frederic Francois Chopin, 1810 - 1849)

在一八一○年二月二十二日,

生於波蘭一個名為采拉佐瓦.烏拉(Zelazowa Wola)的小鎮上,

個村莊位於華沙溪邊約二十英哩的地方;

蕭邦的父親尼古拉‧蕭邦(Nicolas Chopin)

是一個具有波蘭血統的法國人,

蕭邦的父親會演奏小提琴和長笛,

母親則擅長鋼琴,且擁有一副如女高音般的好歌喉,

一八○六年倆人結婚並生下三女一男,

其中費德里克‧蕭邦是他們的第二個孩子。


蕭邦的家庭背景,是法國和波蘭在歷史上關係緊密的一項證明,

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和學習,對他而言十分有利,

蕭邦在華沙所接受的是高品質的教育和音樂訓練,

他在學習中也展現出對音樂的敏銳度。


二、嶄露頭角

一八二六年蕭邦考進華沙音樂學院,

跟隨艾爾斯納學習作曲,

艾爾斯納特別重視對位法的學習,

因此鼓勵蕭邦鑽研巴赫的複音音樂,

這也影響到蕭邦日後的創作,

包括他來自巴赫平均律( The Well-Tempered Clavier )的靈感創作的二十四首前奏曲,

以及他在眾多作品當中使用的複音技法,

所以曾有音樂學者這麼說::「蕭邦是莫札特之後最偉大的對位法大師。」


一八二九年蕭邦自華沙音樂學院畢業,他決定前往當時歐洲音樂中心維也納,

此行蕭邦不僅舉行公開的音樂會,

還發表改編莫札特歌劇《唐‧喬望尼》( Don Giovanni )中的變奏曲 

《請伸出你的玉手》( La ci darem la mano )

受到當時新進作曲家舒曼( Robert Schumann, 1810 – 1856 )的極力稱讚,

成為名鋼琴家及作曲家,

回國後蕭邦完成了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及降A大調圓舞曲。


一八二九年五月,俄國沙皇尼古拉一世即位,

當時還被俄國統治的波蘭出現了動盪不安的局面,

因為新國王不像他溫和的父親亞歷山大,

他從一開始就實行了獨裁統治,

在波蘭境內發動大規模的逮捕行動和恐怖鎮壓。

一八三○年華沙情勢越趨險峻,

在父母親友的建議下蕭邦再次前往維也納,

臨行送別之際,蕭邦收到老師及同學們合贈的波蘭泥土,

當時的蕭邦大概無法料想到,

這將是他此生最後一次踏在祖國波蘭的泥土上;

此時的奧地利因為在政治上傾向與俄國友好,

對境內的波蘭人遂採取敵視態度,

加上先前擁戴蕭邦的作曲家及評論家先後去世或離開,

剛出版的《第二號詼諧曲》(Scherzo, Op. 20)評價也不高,

蕭邦於是興起離開維也納的念頭。


三、攀上巔峰

一八三一年,當蕭邦決定離開維也納,途中接獲華沙淪陷的消息,

內心焦躁悲憤的他於是創作了著名的《c小調革命練習曲》(Etude No.12, Op.10)

一八三一年九月,蕭邦落腳巴黎,

性情敏銳的他馬上嗅出這個城市濃厚的人文氣息,

尤其音樂發展更勝維也納,

蕭邦很快的就融入在巴黎的藝文界中,

展開他的演奏及作曲生涯,

也結識了許多舉足輕重的人物,包括文學家雨果(Victor Hugo,1820 - 1885)

巴爾札克(Sainte–beuve Balzac,1799 - 1850)

詩人海涅(Heinrich Heine,1797 - 1856)

以及音樂家羅西尼(Gioacchino Rossini,1792 - 1868)

貝里尼(Vincenzo Bellini,1801 - 1835)

白遼士(Hector Berlioz,1803 - 1869)

李斯特(Franz Liszt,1811 - 1886)、孟德爾頌等;

蕭邦對羅西尼寫的義大利歌劇評價極高,

因此歌劇中獨特的聲調也影響了他在旋律上的構思。


在他的眾多好友中,李斯特與他的關係十分微妙,

他們兩位有許多共同之處,

他們都是傑出的天才作曲家,也是技藝高超的鋼琴演奏家,

同樣代表了跨國的文化背景,但卻沒有發展成「民族主義」作曲家,

而是共同創造了十九世紀歐洲音樂的精華,

也同樣影響激勵了當時甚至之後的眾多作曲家。

他們兩位都有濃烈的情感,

但是不同的是李斯特奔放豪邁、善於交際,

而蕭邦則生性害羞、個性纖細、容易受挫,

兩人雖是好友,卻彼此競爭,

在他們起起落落的關係中,

蕭邦常在人前讚賞他的演奏才能,但背地裡卻又輕蔑的批評;

在李斯特這方面,他崇拜蕭邦,

且在他於蕭邦死後所寫的書中也有大量篇幅的表露,

然而他卻從不承認自己有任何一首作品是來自於蕭邦的影響,

英國音樂學者阿蘭‧瓦爾柯(Alan Walker)指出:

「蕭邦在世時,李斯特潛意識裡彷彿對他懷有很深的敵意,

  這迫使他在蕭邦活著時抗拒他,而在他死後擁抱他。」


蕭邦在巴黎不僅涉足於藝文圈中,也開始教授學生,

這使他足以過著如貴族般的生活,

然而原本就體弱的他,在繁忙的教學與音樂活動中,

種下了幾年後健康情況逐漸惡化的遠因。

一八三六年寒冷的秋天,蕭邦認識了喬治桑,

並展開了他生命中不可思議的美麗扉頁。


喬治桑的原名是奧羅爾.杜班.杜德旺(Aurore Dupin Dudevant, 1804 - 1876)

在當時已是巴黎最著名且具爭議性的小說家;

她的作品反映社會上許多不平之實,

寫實且深刻的描述婦女的命運,並且公開為女性發聲;

而她本人的行為亦是驚世駭俗,

經常穿著男性的服裝,抽著雪茄和香煙,

還有著放蕩不羈的個性和一大串與她一樣有名的情人。


一八三八年蕭邦與喬治桑和她的兒子來到西班牙東海岸的馬約卡島(Majorca)

原先準備養病的蕭邦,

卻因為與喬治桑相處上的磨擦和對陌生環境的不適應,

以致於病情加劇;

而避開了在巴黎繁忙的社交與教學生活,

則使蕭邦得以專心作曲;

一八三九年蕭邦與喬治桑返回法國,移居到喬治桑溫暖的故鄉諾魯(Nohant)生活,

在喬治桑的悉心照料下,健康情形逐漸好轉。

從蕭邦去馬約島到和喬治桑分手前後共有九年,

這期間創作出許多極具代表性的作品,

例如前奏曲、練習曲、詼諧曲及部分的夜曲、波蘭舞曲、馬祖卡舞曲等,

可說是他生命中音樂創作的巔峰。


四、巨星隕落  

一八四六年蕭邦與喬治桑關係出現裂痕,一八四七年兩人正式決裂,

蕭邦回到巴黎,病情逐漸惡化。

這一年他完成了三首馬祖卡舞曲(Op.63)、三首圓舞曲(Op.64)

大提琴與鋼琴奏鳴曲(Op.65)

它們於同年十月發表,也是蕭邦在世時最後發表的作品。


隔年的二月十六日,在普勒耶爾(Pleyer)音樂廳,

蕭邦舉辦了他在巴黎最後的公開音樂會,

四月下旬他帶病前往倫敦演奏,

雖然音樂會大獲成功,甚至還受邀到英國女王維多利亞御前演奏,

但倫敦潮溼陰冷的氣候卻使蕭邦病情更加嚴重,

因此蕭邦又回到了巴黎。


一八四九年,在蕭邦人生的最後一年,

除了音樂和少數他忠誠的朋友外,

陪伴他的只有不曾停歇無止盡的病痛帶來的折磨,

他幾乎無法再創作;

十月十七日,蕭邦在親友環伺下逝世,

結束了三十九年短暫的生命,

他的遺體被安葬在巴黎郊區,

這位愛國的波蘭作曲家,

無法再踏上自己的祖國,

伴他入土的是十九年前離開波蘭時手中的那一杯黃土。


蕭邦離開了,

留給這個世界的,

是以他詩人般的浪漫情懷所鑲綴的生命樂章。

 

 

 

Mendy8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