蕭邦作品賞析與詮釋 --降b小調第二號奏鳴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吳敏恩

蕭邦為浪漫樂派的鋼琴音樂寫下美麗的扉頁,

他的作品,

有波瀾壯闊的篇章、英雄氣概的史詩,

也有纖細精緻的小品和樸實溫婉的歌謠。


一、曲式結構

 蕭邦獨特的音樂風格,展現在這些迥然不同的作品裡。

當時浪漫主義打破陳規的作法,常常使原本傳統的音樂結構受到衝擊,

而蕭邦在結構上的嚴謹處理與他的創新卻毫不衝突;

在《降b小調第二號奏鳴曲》中,第一樂章在結構上為傳統的奏鳴曲式,

在發展部運用動機的交替、結合及變形,豐富並加強樂曲的戲劇性,

與傳統結構不同的是在再現部省略了第一主題,

直接以第二主題出現,調性轉至平行調(降B大調)。

第二樂章為詼諧曲,曲式為有中段的歌曲形式(Song Form)

A大量使用半音上行堆砌,使調性頻繁轉移,

在清晰的節奏中伴以和弦及八度延展主題

B段風格柔和優美,有大量的對位旋律,

主旋律在聲部之間交替轉換。

第三樂章為送葬進行曲,曲式為三段式,

A段風格深沉寧靜,以嚴整的附點節奏及平穩的旋律展現樂思,

表達人們悲痛的心情及行進間沉重的氣氛;

B段風格悠揚抒情,有著純淨的旋律和樸素的鋼琴織體。

第四樂章篇幅短小,

全曲雙手彈的都是相差八度的同音,

沒有明確的樂句及終止,

如此打破傳統作法的原因,

於它出現的目的是延續第三樂章的送葬進行曲

音樂裡要展現的似乎是某種意境或畫面,

而根據李斯特的說法,

它彷彿是那些無名戰士墳場裡,陰森呼嘯而過的陣風

由以上分析得知,

蕭邦的《降b小調鋼琴奏鳴曲》除第四樂章外,

包括曲式、主題對比及調性運用,依然維持傳統結構創作。

    

   蕭邦第二號奏鳴曲第一樂章片段

  

蕭邦第二號奏鳴曲第三樂章

二、和聲語言 

    但蕭邦在和聲語言上的大膽創新絲毫不受侷限,

運用減七和弦及和聲外音和弦不協和音延遲解決,

充分傳達出戲劇性氣氛,且四個樂章皆有相同的手法;

舒曼在評論蕭邦這首奏鳴曲時曾這麼說:

「始於不協和音,經過不協和音,終於不協和音,

  只有蕭邦才有這樣獨到的本領………。」

說明了蕭邦和聲語言的獨樹一格。

另外,蕭邦使調性在類似的旋律、樂句中頻繁轉換,

並利用共同音、共同和弦及等音異名來改變調性,

既能保持功能序列的統一,又能製造多變的和聲色彩。

 

三、旋律特徵

蕭邦善用的旋律特徵在此奏鳴曲中也有出色的表現,

以複音技法展現的對位旋律,

不同於巴赫的複音音樂,

蕭邦音樂中的個別聲部常不彼此模仿,

他將各聲部編織在一起,

使每一個聲部皆有自己的旋律,

重要性互相交替著。

此外,蕭邦也讓伴奏擁有豐富的表現力,

他常賦予伴奏細微的和聲及節奏變化,

使之能完美地襯托主旋律。

 

四、節奏運用

在節奏運用方面,

蕭邦藉由重音的轉換改變強拍的位置,

使樂曲氣氛因此更加緊湊、激動。

在第一樂章發展部有大量的四對三節奏型態,

讓整個發展部的戲劇氣氛更加濃郁。

藉由這些分析,

可以清楚地看出蕭邦將和聲、旋律及節奏巧妙的融合,

因著和聲的多變而更具特色的旋律線條,

再加上繁複的節奏的變化使樂曲風格更為獨特。

 

五、音色變化

音色的變化與觸鍵方式有關,

不同的音色能製造不同的音樂表情,

演奏者必須要對樂曲有全面的了解,

進而適當的選擇音色,

才能避免音樂聽來單調機械;

在此奏鳴曲中,若以音樂風格做區分,

整理出六種音色處理的方式,

依序為堅固有力的音色、

寬廣渾厚的音色、

果決急促的音色(以上為一、二樂章)、

深沉寧靜的音色、

柔美悠遠的音色(以上為第三樂章)、

晦暗朦朧的音色(第四樂章);

藉由音色的多變,

使樂曲的詮釋達到極致。

 

六、彈性速度

而蕭邦的音樂之所以充滿詩意與張力,

有一部分原因取決於樂曲中的彈性速度,

在樂段銜接之間因為有情緒上的轉折,

所以在速度上可稍做變化,

賦予音樂氣氛緊張與解放;

而彈奏抒情旋律時,

為了增加音樂線條的起伏,

也可使速度稍做變化。

 

七、踏板運用

在踏板運用方面,

制音踏板(Damper or sustaining pedal)有兩種基本的使用方式,

一為在圓滑音下快速變換踏板,

二則是在音符彈下時同時加入踏板,

使用在節奏性強烈的樂段;

第三樂章在弱音踏板的變換上,

可以漸漸放開或踩下的方式運用,

避免音色轉換太過突兀,

才能保持延續樂曲的氣氛;

第四樂章建議使用淺踏板(約1/4的制音踏板),

可使音色保持柔和及避免渾濁;

另外在和聲頻繁變化、或雙手置於低音域時,

可以不使用踏板。

    

就像音樂結構中,

曲式、和聲、旋律及節奏無法分割一樣,

音色、速度、踏板及指法的調整也常常是相互關聯的,

演奏者應具有豐富的歌唱性及敏銳的耳朵,

且必須要發自內心感受,

才能體現出合理的詮釋。


蕭邦的《b小調鋼琴奏鳴曲》,

充分的展現音樂風格的多樣貌,

以豐沛的戲劇性流露出作品中的內在意涵和獨特的音樂語言;

他傾盡畢生之力所寫的鋼琴音樂,

帶來的激盪、震撼,

以及永遠充滿詩意的深刻情感,

是語言文字無法形容完全的,

也是貫穿整個蕭邦音樂中的靈魂。

Mendy8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